目測法破解輪盤的理論基礎

目測法破解輪盤的理論基礎

目測法破解輪盤的理論基礎

目測法破解輪盤的理論基礎
目測法破解輪盤的理論基礎

大家都知道,愛德華.索普教授是破解二十一點的先驅,卻鮮有人知道他同時也是破解輪盤的祖師爺。

人生的轉折

在1955年的春天我完成了我在的南加大的第二年的物理學位.在之後一年的課程裡我做了影響我之後人生28年的3個決定.我娶了我現在的妻子,我把我的學習領域由物理改為數學,還有我開始幻想我可能可以藉著科學基礎的賭博系統打破貧窮的枷鎖.
我當時住在學生所共同擁有的Robinson Hall(羅便臣堂),只要支付每個月50元美金另外每天工作4小時,我們可以又有吃又有住. 有6年的時間(包含在校及畢業)我一直住在學生宿舍,每個月大約100美金的開支,其中一部分來自於獎學金。 早幾年我家裡也資助我,不過就像另外200個寄宿學生一樣,大部分是靠自己。

我所參與的課程和學習大約每星期50到60個小時,通常包括了星期六和星期天。我閱讀了有關學習的心理方面的書籍,為了能更長時間和更努力的讀書,我發現勞逸結合的學習方法效果很好,也就是讀一個小時休息10分鐘(衝個涼吃一頓喝個茶等)。 

有一星期六的下午3點左右,我到宿舍的餐廳喝下午茶,太陽從大的玻璃窗照射進來(Robinson Hall 由Richard Neutra在1930年代所設計,當時是很基本的一種設計,因為有很多大玻璃窗所以被稱為玻璃屋), 我的腦袋充滿了物理公式,而我的幾個好友坐在一起聊天。

由於都是窮學生大家的話題一下子轉到了有關不勞而獲財富的空想上. 我們開始思考是否有方法可以擊敗輪盤. 除了我以外這個團體包含了主修數學的Mel Rosenfelt和Andy Bruckner(現在都是U.C. Santa Barbara的數學教授)和Tom Scott還有主修機械的Rick Rushall. 經過這麼多年後我不敢確定到底誰說了些甚麼不過我們的結論是經由數學的方法是不可能的. 這個部分我在未來的章節理會說明。 之後我們排除了荷官可以控制小球停在哪裡藉而影響勝率。稍後我會解釋在正常的條件下這是不可能的(不可思議的是解決這樣的問題也要用到邏輯推理),經過了短暫的腦力激盪的過程來懷疑輪盤是否有足夠的缺陷可以讓玩家獲勝. 我們當中有瞭解這製造過程的向我保證輪盤的製造過程是有保證的珠寶等級的完美, 非常小心的組裝, 平衡和維護. 以上是不確實的, 輪盤有時是不夠完美的,而這些不完美足夠讓它被擊敗. 我從沒有賭博或進賭場和玩輪盤的經驗所以我接受了輪盤機械完美性的說法。

發現了21點的必勝系統

但是機械上的完美對一個物理學家而言,代表具備可預測性. 你不可能2者都有.我提出了異議. 假設輪盤是非常不完美那機率的改變足夠讓我們擊敗輪盤,如果它們是非常的完美我們就可以大體上估計小球會停哪裡. 突然間軌道上的輪盤小球就像星球,在它們的軌道上穩定精確可預測的運行. 在我心中這時靈光一閃,並在此後一再重復. 當時我不知道,我走出了一條漫長道路上的第一步。在這條路上我發現了21點以及證劵市場的必勝系統而且我還累積了我從未想到過的財富。

有一方說從原則上的預測到實際上的預測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我的團隊則回應,快速地自理論的角度(E=mc2)跳躍發展至實際的結果(核能設備), 這種現象在科學領域裡不斷地重復. 現在我們最初的那一群人同意這個想法是值得的, 而且可能很好地實現.這個新鮮的辯論吸引了聽眾,他們當中有一些人譏諷. 他們挑戰我們能將這個想法證實. 結果10分鐘的下午茶成了好幾個小時. 我們在應該要」做些甚麼」這個不是很確定的想法下結束了會議。

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一個想法一直回來我腦海中 : 在固定的時間內計量小球的位置與速度, 然後(也許)你可以預測小球的路徑, 包括何時, 何地小球將落入轉盤.  (轉盤是中央旋轉的圓盤 ,小球最後會停留在數字格子內). 而同時計量在固定時間內轉盤的位置和速度. 接著可以在未來的任何時間預測轉盤的旋轉. 然後你可以知道小球到達時, 轉盤的哪一個區也將到達. 結果你可以知道(大約)哪一個號碼會出現。

你可以發現這個系統需要在小球及轉盤開始運轉之後的一點時間開始下注. 這也意味賭場擁有一個簡單而完美的反制措施, 就是小球擲出後禁止下注. 不過我考察過世界上許多地方包括Reno,Las Vgas,London,Venice,Monte Carlo,Nice, 只有少數地方會在小球擲出後禁止下注. 通常的作法是在小球落入中央前1或2圈內會喊」停止投注」

這個賭場的簡單反制措施意味著2個問題

  • 確定是否能做出足夠正確的預測並且獲得, 首先是在理論然後是在賭場裡
  • 隱蔽這個系統裝讓賭場不知道它在運作。

如果我們能解決預測的問題那偽裝的問題就很容易解決. 讓一個觀察者作為系統的一部分站在輪盤旁記錄出現的數字,有許多人做同樣的事所看起來不會覺得奇怪. 不過這個觀察者同時隱藏一台配備有秒錶的電腦. 他的真正工作是紀錄小球及轉盤的時間(之後我們安置了腳趾頭操作的開關, 讓兩隻手是空的)電腦會做預測並將結果經由無線電傳給下注者. 

下注者位於所有輸出端的最遠處所表現出來的事跟觀察計時者毫無關聯. 下注者的位置將在不容易看到球及轉盤的地方這樣就不會引起賭場的注意.

 為了讓計時者與下注者間沒有任何關聯性我會有數個下注者,他們與計時者都有同樣的配備. 他們彼此間隨機的來來去去.

重要的注碼會在小球擲出後才放置, 一個下注者如果經常如此下注而且經常贏會很快的被懷疑.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我計畫也讓下注者也在小球擲出前下注. 這種下注會有限制這樣它們的負期望值就不會抵銷其他正期望值的下注. 我在13歲時就已經是業餘的無線電玩家(W6VVM)(在1945年當時沒有簡單的無經驗等級測試)所以我想我可以建立無線網路以及其他的電子小玩意. 

這樣我只剩下了預測的問題要解決。 將近有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我沒有太多時間花在輪盤上。我在1955年得到我的物理學碩士學位,然後我寫了我的原子結構(Mayer-Jenson theory)博士論文的第一部分. 

我所面對的數學問題讓我在1955年的秋天修讀了數學研究班課程. 我非常需要數學知識以致我反而得到了數學的博士學位。 

而在1956年初我結婚了。 我那時一直以家庭教師為業, 我的學生當中有一位名叫T.T.Thornton. 他是一位45歲獨立富有好學的學生。 他已經有了英文和化學的學位. 現在他想要數學學位,只是為了興趣。 他是非常優秀的學生,他並不需要一位家庭教師但是他聘請了我,只為了學習得更快及更有效率。

想馬上試試手氣嗎,免費試玩可領2000元>>>

目測法破解輪盤的理論基礎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