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運亨通:投注別人對面的人

賭博比大小賺錢

賭博比大小賺錢

百家樂表面上是一個「莊、客」博弈的遊戲,但遊戲的本質,卻會出現「客、客」博弈的情況 ,原因是投注「莊」、「閒」兩方各為其主,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大家名義上聲稱是和賭場博弈,若注碼一樣,雙方實質在對賭,賭場亦樂於看見這現象,抽水者最終成為大贏家。

在賭場中因為利害關係,最易惹起火頭的,便是那些專門「投注別人對面」的人,當大伙兒都投注在「莊方」身上時,此人偏偏買「閒方」,莫非真的獨具慧眼,抑或標奇立異,眾人皆醉我獨醒。

若此人「奸計」得逞,開出「閒方」獨家派彩的話,屍骸遍地之余,一定會有人沈不住氣,憤而向其謾罵,認為對方存心不良,將規則之路「買爆」。若此人敗走麥城,則情況更糟,必被眾人恥笑至無處藏身,有些人更會以「反動」稱之。

大家還記得「頂王」嗎?就是那個專門與眾人對賭,贏到買車買樓的人,他的紅簿仔,更有接近一百萬元之存款,可見與眾人對敵,雖然得不到人心,卻可得到真金白銀。

「頂王」是六親不認,擺明車馬與玩家為敵,他不是偽君子,而是真小子,當眾人完成下注後,他才在最後一刻,押注於無人投注或少人投注之一方,他的方針是不看牌路,只看人路,故他的贏錢快樂,是建築在別人輸錢痛苦之上。

「頂王」給大家成功的忠告是,不要搖擺不定,要堅守自己信念,最後勝方必屬於自己。「頂王」信心爆棚的原因,是基於玩家多數貪贏怕輸,夠膽輸而不夠膽贏,故他的反其道而行,只有大贏而鮮有大輸。


「頂王」還為大家分析了兩類不同的「反派」,其一是以別人為「燈」,鋪鋪下注別人對面,待別人下注後自己才「相對」下注,此種行為一旦被發現,很容易惹起做燈之一方不滿,有怒目而視,有出口責罵,間中更有無處發洩,憤而動手者。

其二是最無辜者,他們認為牌路不可信,故喜歡投注於不規則之路,他們義無反顧,第一個手起籌碼落,沒有以別人為燈,只投注自己的路,但投注法卻剛好是與眾人為敵,因此牌路一爆,他們得其所哉之時,群眾便會不分青紅皂白,將「亂路」的罪名加諸在他們身上。

至於兩類反派,何者可行,阿圖以之求教於「頂王」,「頂王」輕托下巴,胸有成竹地回答:「當然是前者了,以人為敵,遇黑仔落井下石,他能夠翻身者幾稀耳。以牌路為敵,天意難違,隨時遇靚路而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