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微笑的百家樂投注方法——補充篇

網友微笑的百家樂投注方法——補充篇 1

微笑兄起筆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內容言之有物,發表期間好評如潮,點擊率更打破海燕論壇所有舊貼的紀錄,實為一篇啓發新賭友思維難得的好文章。雖然在當時發表期間偶然會停滯不前,誘發閱讀者破解百家樂奧秘的渴望,更曾引發一輪催寫罵戰,可惜文章最終伏筆於晨光初露,在重要高潮之處慢慢地退卻下來,真相未大白於天下,當時有不少人仕包括筆者實在感到有點可惜!

筆者甚少觀看由微笑兄主持的「各地賭場趣聞」 網頁,但一天偶然在該處略讀,得悉微笑兄將發表《微笑心法漫談》,似乎欲將《微笑心法續》棄如草履;那麼當日的心法精粹,將可能永遠石沈大海,好文章由此十清一濁,難逃敗筆的命運。

因緣際會,余雖不才亦不喜好理會別人閒事,但性由心發,該篇文章沒有完成,不單是該文章的瑕疵、也是微笑兄的遺憾、更是大家的損失,亦引起筆者無名的失落。物隨常理,起承應當轉合;故此,徵得微笑兄的同意後,在下代為執筆,希望為該篇文章畫龍點晴,寫上完美句號。微笑兄珠玉在前,我會盡可能依隨他的文筆風格完成該篇文章。

雖然我曾想把文章接在舊論壇舊貼處發表,與《微笑心法續》續前緣;但為了增加新論壇的點擊率,故最後決定於此論壇內發佈。由於書寫需時,也要顧及微笑兄的文風,所以文章將會分節發放;但保證最終完結篇最遲將於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貼上,那時剛好為《微笑心法續》的一週歲
真正的微笑心法是:

***************************** 
把握幸運時段,永遠跟隨大勢。 
*****************************

精句所言甚是!但什麽是「幸運時段」? 怎樣去「把握贏多輸少的時段」或「把握輸贏概率分佈的規律」,精粹始終還沒有被道破。在未揭開神秘面紗之前,我想為大家先說一個故事:

【百家樂必勝錦囊心法】
【百家樂必勝錦囊心法】

洞察百家樂的故事一則

從前,有一位老僧人,他才學廣博,並精通醫術;他有兩位弟子,他們偶然會跟隨老僧人上深山採藥。但他每次上山,都只會帶同一位弟子隨去,其餘的一位便要留守在寺里打點寺內的工作。

有一次弟子甲隨老僧人上山採藥,完成了工作後,兩師徒便停留在山上的十里亭休息,然後再下山回寺。十里亭位置雖然居高臨下,可以遠眺各方,但由於四週為雲海,很多時候景物也會被雲霧覆蓋起來。

這次老僧忽然站起來,用手指指著東面一遠處然後問弟子甲:「前面你看見甚麼?」,甲弟子小心觀察,他看見雲海中有一山峰突出,便回答老僧說:「是山!」,老僧只微笑而不語。^_^

又有一次,到弟子乙隨老僧人上山採藥,完成了工作後,兩師徒亦停留在十里亭處休息,這次老僧又忽然站起來,用手指指著東面同一遠處然後問弟子乙:「前面你看見甚麼?」,乙弟子戰戰競競地細看,他看到雲海中偶現一片汪洋,弟子乙便答道:「是水!」,老僧再次只微笑而不語。

後來又有一次,因寺內沒有工作,老僧破例帶同兩位弟子一起上山採藥,完成了工作後,三師徒依舊停留在十里亭處休息;這次老僧又站起來,用手指指著東面那同一處,然後問兩位弟子:「前面你們想會是甚麼?」,

弟子甲說:「是山!」;
弟子乙答:「是水!」。
一時之間,一個說山,一個說水,他們各持己見爭論不休;最後不約而同地要求老僧來評個道理,分辨誰是誰非。

剛巧一陣強風吹過,大風把四周的雲海也吹開來,他們再遠眺東方那處,只見有一座奇特大山,在山腰處有一大凹陷處,雨水聚集形成一個大湖,湖水遙遠望去就像是汪洋的平面。這時兩弟子才恍然大悟,明白相同的遠方雖然是山,但有時也是水。

老僧哈哈大笑說:「格物必先要觀其全貌,管中窺豹難得真像也!」^_^ ^_^

「山」與「水」的爭論

統計學家說:百家樂每一手的開牌結果都是一個獨立事件,前面的路跟後面的結果完全無關;而且,百家樂的牌路多得難以勝數,從幾千靴裡面找出來的規律,只不過是「象」的一小部分,用它來判斷後面的開牌結果,從而決定下一手的投注,最後必定是死路一條,這是「山」的理論。

賭場老鼠或贏家卻說:我們會在能夠贏的牌路里盡量贏,在會輸的牌路里只會抽身作壁上觀,便能達到贏 多輸少的目的;我們會把握在一靴牌內的一小段,在「適當的時候」避開或下重注,就能在賭場內穩定地贏錢,這是「水」的理論。

微笑說:「賭百家樂,最關鍵處,就是下風時要忍要停,不可急躁,慢慢等待連贏機會的出現」 。問題終於回來了,到底忍甚麼?何時是連贏的機會??怎樣尋找所謂「適當的時候」來提高勝率???到底怎樣尋找贏多輸少的Happy hour,或掌握幸運時段?

微笑心法說要見微知著、要鮮活靈動、要無為而無不為……;難道真的是「法無定法」!…… ^_^

『看”路”是沒有用的,因為沒有必然的”路”,所以也沒有必勝的賭法;任何的投注方法故此也有死穴;無論是那一種,都不會一直地輸,也不會一直地贏,而是有時輸,有時贏。拿任何一個格式在賭場上一直投注下去,機會永遠是輸贏參半。微笑心法也沒有例外。』

筆者絕對同意以上這番說話!那麼微笑心法和其它的投注方法,在百家樂面前,永遠也是手下敗將啊…!

我想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認為筆者對挑戰百家樂的態度,又是跟其他理論大師的結論都是一樣吧。但請你們耐心地看下去,最後我想起碼會有一陣微風,助大家吹開前面的一點點雲海,讓大家能看清楚一些投注法與百家樂的全像!
五、關於必勝法

雖然大數法則暗示這世上只應有「山」,不該有「水」;但偏偏發表必勝法的朋友卻前僕後繼,多如雨後春筍;更有一些朋友擁必勝法而自秘,說得超凡脫俗,但在吹噓一番後,方法始終欠奉。筆者現在也來湊湊熱鬧,把「水」論必勝。

1. 必勝法的條件

有一些朋友發明的必勝法確能於一段時間內贏錢,但他們能贏錢的原因並不在於該方法,而是在於它們使用的纜式。
這類朋友通常使用不同的纜式來投注,由於二式纜、三式纜、四式纜…等的取勝機率依次序為75%、87.5%和93.75%等等,這些高的取勝率很多時候會被誤會為是該方法的取勝率,實質卻是纜式的成效。

要分辨取勝率是否來自纜式,簡單的計算公式是:

  • 斷纜率 = 斷纜次數 ÷ 投注次數 x 100%

假若一種自稱必勝法使用三式纜下注,玩了100次,斷了11次纜,斷纜率是11%,這個方法跟三式纜的本身斷纜率12.5%十分接近,故此,此方法便不能算是必勝法了。

其實要分辨投注方法的取勝原因是否源於幸運,是需要一個有效的樣本數來評定,但到底多少的樣本數才具有代表性?

在概率原則上,雖然沒有一個標準的數字,可以用來評定多少個樣本數才能證明一個投注法的成效;但卻可以用該遊戲的樣本平均數(Sample mean)的標準差(Standard deviation)來推算。一位精算師計算過,如要達至信心水平(Confident level) 為95%,而樣本平均數在真實平均數(Actual mean) 正負誤差在1%之內的情況,那麼以百家樂來說,一個必勝法就需要有33,944個樣本數,來證明它的實效。

即是說任何一個自稱是必勝法,都需要經過33,944次的投注後,如那方法仍然可以取得盈利,那麼這個方法就可以真的稱得上是一個必勝法了。

此外,我也希望那些抱著秘而不宣必勝法的朋友們,計算一下你們方法的斷纜率,和想一想你們的下注樣本數目;現在你們還夠膽說你的方法是必勝嗎?

從這個角度看,找「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2. 百家樂的必勝法是否存在?

山裡要積水成湖,就必須要有聚水的條件,水有向下流和蒸發的特性;要聚水就應該要有一些凹陷處或隱蔽的地方來養水,水聚而不洩,就可以成湖;否則水來水去,便會白忙一場。所以如果能找到凹陷處或隱蔽的地方,理論上就可以間接證明瞭水存在的可能性。

擲錢幣是一種獨立事件,一個錢幣若被連續擲了十次,而該十次的結果是「公」,第十一次擲出「字」的機會依然是二份之一,第十一次的投擲結果是不會受到前面的十次結果而影響的,但很多賭徒卻持相反的意見,這是著名的「賭徒的謬誤」。

擲錢幣的理論通常會被引用至百家樂的遊戲中,很多數學家同樣認為前面出現的莊閒結果,對後面的開牌結果是完全沒有影響的,這便是「數學家的謬誤」。

百家樂並非是一種完全獨立事件的遊戲,它的結果源自開出的牌點組合。雖然一靴牌或十靴牌的組合是天文數字,但牌數、點數與博牌方法始終是有規限的,已出過的牌不會再重復,性質屬於互相排拒;所以前面的開牌結果與後面的開牌結果不可能完全沒有關聯。

大家可能會說:很多懂得寫電腦程式的朋友,不是己經使用了程式測試過無數靴的牌,並得出了「數學家的謬誤」的結果嗎?

不錯,因為他們大都是以這樣的模式來做測試:輸入各式各樣的牌路,然後比較各種組合的下「一」把開出的莊和閒比率;這樣必然會發現比率結果是二份一, 故結論亦必然是 「山裡沒有存在著凹陷處,因而也沒有可能有水」。

這些朋友亦通常會產生使用長纜的理論,以大量的注碼來取得一點點的盈利。這種思維猶如只在遠處或山下處找凹陷位,是很難發現它們的存在;要找凹陷處,就必須要行多一些路,住山的深處去找!

筆者實在抱歉,需要以今天的我打到昨天的我,因舊海燕論壇有一位高人「好運贏錢」兄(但不知現在是否仍然好運),其實他早已找到山裡一處凹陷的地方,但由於當時筆者仍然死抱著「數學家的謬誤」思維,故此曾經在以下的貼,錯誤地引導了一些朋友,現在謹此致歉:

就以「好運贏錢」兄開闢的小徑,引領大家到其中一帶凹陷處吧。舉例,一種投注法如以BBB或PPP作為死穴,理論上是沒有分別的,因為數學家說它們的出現機率同樣是八份之一。
現在大家不妨看一看自己手頭上的路紙,或以電腦程式測試以下的兩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是以連續四把為一個單位,假如第一把是莊,接著的三把便使用三式纜追買莊,即是追連,贏一把即停;死穴是PPP。
另一種情況也是以連續四把為一個單位,假如第一把是莊,接著的三把便使用三式纜追買閒,即是追跳,贏一把即停;死穴是BBB。
請比較它們的斷纜率,你很快就會發現,就算剔除了莊的抽水,莊後追三把跳(閒),比起追三把連(莊)來說,其實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唯山論」的朋友們,請將思維由「前面的莊閒結果對後面的「一」把結果」,轉換到「前面的莊閒結果對後面的「幾」把結果」;這樣就有可能讓你們看到,山中是有凹陷處的存在。

3. 必勝法與必輸人

有一項關於必勝法的概念經常被錯誤假設:必勝法必需是99%把把押中,或100%百發發中。我們試分析一下賭場優勢(House edge) ,賭場里的遊戲一般只有一至幾個百份點的優勢,但卻已足夠在與賭客的競爭中,取得廣泛性及壓倒性的勝利。

有些人可能會不同意,認為賭場的勝算在於賭場老闆的本錢比他們多,賭檯有限紅等因素所致,但如細心地觀察一下賭徒的行為,便會發現大部份賭客在輸光了身家時,他們的注碼仍然沒有到達賭檯的上限,更不用說到達貴賓廳里的真正上限了。

賭場真正可以謀取暴利的原因,源於以下兩種遺傳基因:第一種是「人類在參與興奮活動時會容易上癮」,與「人類在壓力下傾向短暫失控」。這兩種先天元素會使賭博參與者陷入賭又輸、輸又賭的惡性循環。

一般來說,擁有高情緒智商(EQ)的人才適合參與賭博遊戲,但自制能力高的人,他們的性向是不喜歡賭博的;偏偏那些帶著心理缺陷的人,才喜歡整天流連賭場。

這群人士不少是因為空虛、過份自信或自卑,他們以賭博來發洩、逃避、表現自我或尋求剌激。情況是一群缺乏自控的人卻參與一些極需自控的遊戲,所以不難理解一敗塗地賭客多不勝數的原因;亦不難發現,經常輸大錢的人,不單是賭場內的失敗者,他們往往在事業、家庭及人際關係中也是失敗者,種種現象都與低個人自控能力有關。

賭客必需明白及承認以上兩種先天性的劣勢,才可以較客觀地處理種種賭博勝負的問題。賭場最重要的策略是要使賭客失控,故此,賭客最重要的反擊策略是要保持自控;賭場只需要幾個百份點的優勢便可以打敗賭客,相對來說,賭客亦只需要擁有一些只有幾個百份點優勢的策略,便可以在賭場內生存。

所以賭客不應太著重必勝法,著眼點應放在情緒控制與風險管理方面。必勝法是次要,自控是首要,以上才是長期取勝的根據。

決定幸運與不幸的「路」

不假思索的人通常會說:所有「水」都是一樣的,沒有甚麼分別。其實水的外貌雖然差不多,但內里的成份卻可以很不同。例如,海水鹽份較高不能飲用、河水和井水雖然比較淡,但因受污染或存有細菌,同樣不適宜飲用;只有經過科學處理過的自來水和蒸餾水才乎合安全標準,所以水是有等級之別。

但「水」並不是幸運與不幸的全部元素,無論是那種等級的水,也需要選擇它們合適的「路」才可以發揮最好的效用。因一條合適的「路」可以使一些原本是混濁的水得到過濾,污水變成清水;相反,就算是純潔晶瑩的水,假若流進一條不合適的骯臟掘頭「路」,就會變成一潭死水,使得必勝法的使用者信心盡失,不單懷疑他們的方法,也會懷疑他們自己。此外,同一條「路」對一些方法可能是好路,但對另一些方法則可能剛剛是死路。

廿一點遊戲的算牌客,只會選擇在真十以上才下重注,原因這時候是莊家較易博爆牌的好「路」。

同樣道理,用於百家樂遊戲的任何一種投注方法,包括微笑心法,都需要找出一種適合它們的「路」,才應使用該種投注法或重注出擊;否則任意將投注法用在不合適的「路」上,就會凶多吉小。懂得選擇投注法正確的「路」,在它們出現時才使用該種投注方法或下重注,結果就容易變成Happy hours;相反不理會「路」的種類而胡亂使用投注法,無論那投注法本身有多完美,結果都有機會成為Unhappy hours。所以懂得如何選擇合適的「路」,就等於可以掌握「輸贏概率分佈的規律」,亦即是可以把握「幸運時段」。

所謂「把握輸贏概率分佈的規律」,其實就是要對已開出或將會開出的莊閒情況有一個全面的判斷。相信大家還能記起前面老憎的故事,若需要合理地判斷情況,那我們就必需要看清楚事物的全貌。百家樂遊戲提供全貌的資訊倒也不少,有出牌的點數、出牌的張數,但最多和最方便賭客採用的,還是已開出的莊閒情況,如莊閒數目與形態等等。

以開出的莊閒情況來推測未來的開牌結果,就等於俗話所說的「看路」,但文章前面不是已經說過「路」是千變萬化的,「看路」根本是沒有用的嗎?

規律養鳥與不規律捕鳥

對!因傳統的「看路」方法會使賭客容易產生滯後的思維。相信大部份賭友都有一個經驗,就是那些大路、大眼仔路、小路和蟑蝍路在某一段牌局好像很准,是連就連、是跳就跳;但不到多久後便好境不常,越有信心的「路」就越容易爆,越跟「路」押就越輸得快,本應齊腳時就變成長短腳、單跳就變成長龍、馮莊(閒) 連就變成馮莊(閒) 跳等等…,害得大家連輸幾把後便離檯而去。

這種情況的出現是由於一個趨勢或規律在未形成前,賭客看不出端倪,不會貿然下注;在趨勢或規律開始形成時,他們又半信半疑,大部份賭客仍不會下注,而下注的也不會下重注,待到趨勢或規律正式形成後,這時他們在心理上便感覺得較安全,所以便會押注,甚至乎押重注,可惜在趨勢或規律成熟的時候,這正是它們接近完結之時,幸運的還可以在未變化前押中一兩把;不幸的,便會在這個最有信心的時候押中「爆路」,好像是當黑似的,自然地走進了大陸賭神所說的養鳥與捕鳥的陷阱里。

現在舉一個例子來說明以上的情況:

  • 在一段不規律的短路牌後,出現了第一次的三連莊,因為是第一次出現,大家對它沒有特別感覺,接著開出了一個單閒和一個雙連莊,這時有一部份賭客可能會估計這個雙連莊會跟前面一樣,開出齊腳三連莊,所以他們在這把押莊,但大部份人仍然半信半疑,不敢下注,而結果又真的是開出了第二次的三連莊;跟著又開出了單閒雙莊,相信這時大部份的賭客也會跟押莊,假若這把勝出的話,全檯人也會非常雀躍,認為是開出了好「路」讓他們贏錢,接著再出第四次單閒雙莊時,大家就會一窩蜂地重注押莊,結果就爆了「路」開閒,把上一把的盈利也全部輸掉;而且,那個單閒亦有可能變成長龍閒,押它單跳又會再輸。所以這些所謂好「路」,會使賭客的思維停留在前面已開出的結果,實際上未必可以幫他們贏錢,反之一爆「路」大家就注定要輸錢。

看到這裡,可能有一些朋友會認為既然「跟路」不行,那麼「追爆路」可以嗎?以下又舉一個例子說明:有一段「路」連續開出了六把單跳,例如莊閒莊閒莊閒,有些人認為繼續跳的機會不大,所以會用纜追爆路,即見莊買莊或見閒買閒;他們的確有機會贏幾蚑X,但長期使用這策略終有機會遇上幾次連開十多把單跳,一至兩次斷纜就會使他們連本帶利的把以前所贏的都輸掉,更有可能嚇至以後也不敢以這種策略押注。

以上這些傳統的「看路」法,容易引至賭客思想滯後,而且亦並沒有任何依據,只是投注者對未來開牌結果的個人一箱情願看法而已。可是使用任何固定格式的投注法前,如微笑心法,我們還是必需要參考前面已開出的莊閒結果,來決定是否用該方法下注,但我們要看的並不是「路」”,而是……。